相关文章

黑作坊生产纸巾 内置骗人刮奖卡(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gdvdp.com/

 图为:作坊内,一名工人正在往纸巾内贴刮奖卡 (记者饶纯武 通讯员胡国斌摄)

  楚天金报讯 本报记者饶纯武 实习生张衡

  加工窝点闭门“造纸”

  3月22日上午,有读者向记者反映,汉阳何家咀203号“靓衣之都”五栋一楼作坊内,生产多个品种的纸巾,每包纸巾内都会放张刮奖卡,刮开后张张中大奖。

  昨日上午9时许,记者赶至现场时,只见该作坊的绿色铁门紧闭。知情人告诉记者,只在中午进餐或有货物进出时,这扇铁门才会打开,其余时间长期关闭,所以人们很难发现。为免打草惊蛇,记者上午没有敲门。

  昨日下午2时50分左右,记者再次来到该作坊门外时,只见伸缩的铁门打开一半,室内的纸箱堆得很高,一名中年男子正给纸箱打包。记者进入客厅,打包中年男子迅速开溜。

  该作坊为两室一厅的民宅,客厅已变成作坊的仓库,里面码放着29个纸箱,纸箱外包装上印有“花生牛奶蛋白饮料”和“椰子汁蛋白饮料”等字样。

  两间卧室就是生产车间,操作台共摆有六台“纸巾封口机”,当时只有四名女工,正在麻利地在纸片中夹进刮奖卡,并用塑料膜包装烘烤封口,室内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塑料味。

  刮奖卡奖金超百亿

  记者在作坊见到,纸巾包装薄膜多种多样,有“艾芬”、“新天”、“旺达”、“华中”和“鑫雅丰”等品牌。

  记者打开已装箱的“艾芬”纸巾,里面夹有一张刮刮卡。该卡正面印有“热烈庆祝艾芬纸业(集团)成立20周年特举办此抽奖活动”,刮开正面刮奖区的涂层,露出四颗红色五角星,背面显示的奖项设置有五等,从五星到一星分别为:宝马汽车、19.8万元支票、笔记本电脑、大礼包和纪念品。

  然而,记者拨打“艾芬”刮奖卡上两部“5133”开头的兑奖热线,均显示已关机,其标注汉阳开发区的地址,也并不存在该公司。

  记者刮开“福鑫纸业”的刮奖卡,再中二等奖,奖金为19.9万元支票一张,且一等奖为价值51.8万元的奥迪车一辆。兑奖地址为汉阳大道633号,而该地址根本就无“福鑫纸业”。

  作坊一名李姓工人的工作量清单显示,从3月11日就已开始生产“鑫雅丰”和“华中”和“艾芬”三种品牌的纸巾,平均每天生产三箱,即1584包纸巾,十天下来一人已生产这种纸巾1.5万包。

  照此计算,四名工作人员10天已生产6万包带有刮奖卡的纸巾,按每包中奖19.8万元计算,总“奖金”已高达118.8亿元。

  女老板原来是“熟人”

  昨日下午3时10分左右,记者拨打工商部门的电话后,四名生产纸巾的女工这才停下手中的工作,冲出门外作鸟兽散。

  不一会儿,一名中年女来到作坊,记者一看,原是“老熟人”汪女士。去年8月29日,记者曾到该作坊十余米外的院落,暗访这一带刮奖卡纸巾作坊,最终就是汪女士出面接受调查,执法人员当场查处三万多包纸巾。这些纸巾中,一等奖为别克轿车,二等奖为16.5万元现金支票,总“奖金”达60亿(本报去年8月30日曾作报道)。

  汪女士也很快认出了记者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:“去年我在对面开阔的院落内被举报了,这次换了个位置,怎么又被人举报呢?”

  汪女士告诉记者,去年被查后交了罚款,并知道后果的严重性。为了逃避执法人员的打击,她特意将“厂区”一分为二,原址生产的纸巾不装刮奖卡,而在对面小区的民房内,专门生产带有刮奖卡的纸巾,并且“保密工作”做得很好,不料还是被再次举报。

  汪女士叫苦不迭地说,她的作坊未取得卫生许可证,所以还未办下工商执照。然而,记者见到该作坊生产纸巾的外包装上,标有多个省份的卫生许可证号。

  违法者笑受骗者“傻瓜”

  刮奖卡纸巾作坊主汪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再表示生意难做,一包纸巾只赚几分钱。

  据汪女士介绍,这些纸巾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通过电话联系,将现成的刮奖卡送货上门,然后再来上门提货,每包纸巾的回收价为0.24元。

  于是,汪女士根据刮奖卡上的标志,找到塑料薄膜加工厂家,生产出纸巾的塑料包装,平均每个成本4.5分,每包10张纸巾成本0.10元,一包纸巾包装工价4分,每包纸巾毛利5.5分。

  汪女士承认,生产这种带有刮刮卡的纸巾,利润比普通纸巾要高得多,并且知道这些刮奖卡是骗人的。

  “知道在骗人,为何还要生产?”面对记者的询问,汪女士辩称,她只是帮人加工,并未参加行骗的过程。接着,汪女士反问:“你见过哪个受骗了?”

  3月5日,西安女会计千里驾车来汉兑奖,奔波半天都没找到兑奖点,往返花费近三千元(本报3月6日曾作报道)。记者百度输入一张兑奖券的地址“汉阳大道633号”,发现有多个搜索结果,多是询问有无“福鑫纸业”公司、“中奖是真是假”的帖子。

  记者举例证明其危害,却惹来汪女士的嘲笑,她说:“稍有常识人都不会上当,只有傻瓜才会相信!”

  “你帮骗子制造数以万计的道具,而受害人一次损失就是成千上万,这种昧良心的钱为何也要赚?”记者反问。

  “哪个不想赚钱,只要不危害生命和健康!”汪女士依然振振有词。

  的确,赚钱本无可厚非,但要看清情况,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要有最起码的道德底线。